无限长又无限短的混沌空间之中,附着着赘肉和触手的通道里。

剑光一闪而逝,如果细细看去,就能发现这一道剑光是由三道剑光重叠而成。

然后万物扭动,距离被缩短到了极限,一个穿着麻布衣,将头发简单扎在身后的人,踢着一个人,一步跨出,看到了灰灰的天空,以及那不断落下的鹅毛大雪。

“圣天音国内……”让提着弗拉,超凡感知全力转动,各种信息从四面八方而来。

然后猛然看向另一边,让的神情阴沉了起来。

“战争已经开始了么?”让抽出三刃剑,看了眼旁边,还处于晕厥状态的弗拉,提着他向着罗亚城赶去。

之前地之座事件的时候,弗拉被夏亚的圣灵附身,结果却被奈瑟逼入了临界层之中。

为了救援弗拉,让不得不进入临界层之中进行救援。

现在看来,他在临界层之中待的时间有点久了,如果单单是他一个人的话,到没必要这么麻烦,问题是要找到弗拉,还要带着对方从里面出来,这件事便过于困难了。

所以让在里面耗了几个月的时间。

等出来的时候,现界已经变成了冬天。

“冬天发动战争,真的有这么大的底气么?”让探寻着。

齐肩短发美女愉快下去茶写真图片

一般的升阶段存在,大多都是各种超凡属性都已获得,但是这种获得需要不断去开发,才能发挥其神异。

如果不开发的话,超凡感知,也仅仅是让升阶段的存在,能够感知到有谁在交谈中提到自己罢了。

而让虽然是苦修士,和正常的升阶段不同,因为忠于信仰,一部分超凡属性他并没有获得,但是却将超凡感知开发到了某种令人惊叹的地步。

他散发感知能够去关注这个世界上发生的大多数事情,甚至能够特定的去搜索某些目标。

“奈瑟……”让念叨着自己这个外孙的名字,想起了当初那个木屋中,自己女儿抓着自己的手,请求自己放过奈瑟一命的场景。

内心并没有多少后悔的情绪,让一步步的跨越着距离,快速前往罗亚城。

另一边,奈瑟却突然抬起头,隐隐约约之间,感应到了似乎有着什么人在念叨自己。

“超凡感知快要成型了。”奈瑟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以哈克连以及约埃尔的天赋能力作为基础,奈瑟快速的推进了自己的感知能力,现在已经渐渐能够感知到各种在念及自己的声音。

如果是其他人的话,恐怕现在已经被那不断传过来的声音给弄到神情衰竭了,然而奈瑟却依旧在淡定的坐在营帐中,对各种文件进行批改。

打仗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并不是奈瑟大喊一声冲啊,然后所有士兵冲到城墙处,和对方拼死一搏就行了。

打仗打的是人口、是后勤、是军纪、是谋略。

尤其是这一次出动了两个军团以及一个大营。

主力自然是第三军团,也就是塔尔所在的军团,原本常年在外的军团长,终于重归第三军团,代表着的是王室。

而另一个军团是王室命令集结军,主要的力量其实是那些贵族的私军,以及已经被改造了地之座的贵族。

曾经的第三军团副军长,达利乌斯·法尔·维拉里尔,便是现在的集结军的军长,也只有法尔家的人,才能压住这些各地聚集而来的贵族。

然后便是奈瑟的第四营,第四营是地方军最大的一个营,在此之前负责的便是对北边的范围。

战时的时候,便成为了斥候以及策应营,地方军的其他营,除了术师营之外,全部成为了后勤营。

奈瑟现在要处理的便是各种交接问题,以及一些或真或假的情报,和另外两个军团的人进行交接。

或许是为了和奈瑟交接方便,塔尔在第三军团的职位也从冲锋营的营长,被提了一个副军长的职位。

随着战争开启,各种准备也在快速的到位,然后交涉区便开始迅速建立了营地,然后就地取材,建造各种攻城工具。

罗亚的边墙蔓延了一段距离,大军开拨的话,倒是能够越过边墙,忽视掉边墙那边的森林的危险,直接前往罗亚城后。

然而这没意义,哪怕是当初因为圣者之冠而开启的第三次北询之战,洛肯王国都没有选择这么做,而现在这以攻坚城市,占据土地为目的的第四次北询之战,就更不可能。

潜伏在罗亚的间谍此刻也大多断了联系。

洛肯王国的升阶段,已经有着一位来到了奥德城,正是之前的地之座事件,展开异空间的斯蒂因,他坐镇在这里,防止圣天音国的那些修士玩不起。

王国一共有着三位明面上的升阶段,分别是最初的法尔、物竞之泽斯蒂因以及王国·洛肯。

洛肯王国当初的成立者,凝聚了多种功绩,所有功绩凝于一身,形成了‘国王’功绩,毫无疑问是升阶段的存在。

然后在成立了洛肯王国之后,国王在某个时候便退位了,并交出了‘国王’的功绩,然后在一段时间后,以洛肯为名的存在便出现了。

有人推测对方便是洛肯王国的建立者,他用某种方式割裂和‘国王’功绩,然后在不靠功绩的情况下,第二次踏足了升阶段。

因此这第三位升阶段的存在,便被称作是‘王国’洛肯。

在一开始洛肯还坐镇王国,法尔成为升阶段之后,坐镇王国的便变成了法尔。

然后等着同血脉功绩融合技术出来后,斯蒂因因为这个成为升阶段,坐镇的便自然而然的变成了斯蒂因。

至于洛肯和法尔虽然都不知道去了哪里,但是偶尔还有着信息被传递回来,一些大事的时候,他们都会注视着国内,比如上次地之座事件,法尔便在某个未知之处,注视着那一件事。

一个国家三位升阶段,加上在国内能够媲美升阶段的功绩‘国王’,这便是洛肯王国的底气。

而圣天音国并没有那么多的升阶段,因为修士那遵循生老病死的理念,大多数修士等到能摸到升阶段边的时候,已经老到某种程度了。

所以那个时候他们或许能够称之为升阶段,但是圣力太过于强大,反而会压迫他们自己的身体,导致实力连十分之一都不一定能够用出来。

夏亚便是这样,他绝对有着到达升阶段的可能,但是身体太老了,之后更是为了圣灵仪式,分出了自己一半的圣力。

圣天音国的升阶段不多,但是他们返阶段的修士是真的多,加上不少的神言器皿,以及修士中的特殊群体,圣骑士和苦修士。

因此,在以前圣天音国顶尖战力其实不缺,而高端战力反而占据着优势,这也是为什么洛肯王国会和圣天音国僵持下来的原因。

然而现在地之座事件出现,大量内地的贵族被解放了出来,这些贵族都能称之为高端战力,洛肯王国的高端战力这一次反而超过了圣天音国一些。

“第一次的攻坚试探,也要开始了。”奈瑟批完文件,走出营帐,站在高处向着远处眺望,罗亚的边墙隐约可见。

而第三军团的冲锋营,也已经准备完毕了,第一次试探性的进攻便即将开始。

塔尔骑在奈瑟特意为他改造的战马上,手持着骑士长枪,长枪上用施法材料绘制着特殊的术法。

他位于冲锋营最前,象征性的对罗亚城喊了几句要求他们投降,交出圣音教会某某领袖之类的话语,便激活了手中长枪的特制术法。

洛肯王国的国旗从长枪上飘起,然后便是第三军团的军徽。

当这个徽章显现的时候,塔尔双腿一夹战马,便向着前方冲去,同时大量的骑兵以及跟在后面带着攻城器械的步兵,向前方挺进。

“万胜!!”

“万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