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清幽落下,宁夏不可思议地望着方别:“你怎么知道的?”

她无法理解,自己这个隐藏最深的秘密,竟然会被方别如此轻易地知道。

“修炼曼珠沙华的人,身上会有非常浓重的死气。”方别静静解释道:“并且修炼的时间越长,死气就越重。”

“你身上的死气还不是很浓,血腥味也弱,所以说。”

少年耸耸肩:“帮你解曼珠沙华的毒,我还是有把握的。”

“怎么样?”方别看着宁夏:“如果这样的话,你是不是就不用死了?”

宁夏不自觉的贝齿咬住嘴唇,只见殷红的嘴唇上留下了清晰的齿痕。

“为什么?”

方别不由笑了笑:“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为什么的。”

“我愿意这样做,当然是有求于你们,当然,更多是有求于黑无。”

“我原本以为事情不会这么顺利,所以想要把曼珠沙华的毒当做谈判的杀手锏来使用。”

“不过现在看来,似乎没有那个必要。”

果子才是最可爱

“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合适的交易。”

“你说呢?”

方别看向黑无。

黑无静静点了点头。

“我相信你。”

方别笑了笑:“那还真是荣幸呢。”

“你要我们做什么?”宁夏看着方别,问道。

“其实说起来很简单?”方别笑道,少年在与宁夏的交谈中,始终都带着那若有若无的笑意,显得风度十足,并且胜券在握。

因为自始至终这场相遇的节奏都在他的把握之中,甚至包括将消息透给赵大先生那边,借刀杀人将宁夏和黑无从他们的隐蔽地逼出,顺便在这里守株待兔一曲回梦游仙等待两个人的到来。

“我要你们不再去杀商九歌。”

方别这样说道。

黑无看着方别:“就是这么简单?”

杀商九歌只是黑无的一时兴起罢了,就是他遇到了就顺手杀了,遇不到那就也不会专程去追杀的道理。

说起来,黑无的态度就好像你在麦田中看到了一根显眼的高挑的燕麦,刚好在你伸手就能触及的地方,所以说就会顺手把这根燕麦给薅掉。

其实不薅,也就那样的样子。

“当然不会这么简单。”方别回望着黑无:“但这却是我和你们做这场交易的前提。”

宁夏看着方别:“说下去吧,我替他答应这个条件。”

“那真是谢谢了。”方别点头说道:“我们做的这场交易的内容是,今夜将会有至少三组蜂巢的刺客来到洛城,并且试图刺杀商九歌。”

“我要求你们帮我至少拦住一组,死活不论。”

“如果你们完成的话,我就帮宁夏小姐解掉她身上的曼珠沙华之毒。”

宁夏静静听完了方别所说的最后一个字。

“你不也是蜂巢的刺客吗?”宁夏问道。

“但是我没有接到刺杀商九歌的任务啊。”方别耸肩说道。

理所当然,理直气壮。

“以及蜂巢从来没有规定过,蜂巢刺客不能杀蜂巢刺客,况且洛城还是我们的地盘,杀一两只过路的蜜蜂又算得了什么?”

“不过。”方别笑了笑:“唯一需要提醒的就是,这次来洛城的蜜蜂,最弱也是银蜂的档次,因为只有银蜂有资格跨区域执行天字号刺杀任务。”

“所以小心不要被那些蜜蜂给蛰到了。”

宁夏点了点头,看向方别。

“给我们关于那些刺客的情报吧。”

黑无站在一旁,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反正对他来说——打架和杀人,永远是不嫌多的事情。

……

……

红袖别院。

月色溶溶,照射在假山池沼之上,荷叶亭亭,杨柳依依。

在经历了短暂的互相伤害之后,薛铃和盛君千短暂地达成了一致。

那就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其实还是保障商九歌的安。

除此之外,无论是薛铃为什么会蠢到冲到花魁的绣房强行中断营业,还是盛君千今年已经二十八了,要模样有模样,要家世有家世,但是还没有结婚究竟是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

都不重要。

两个人在月色下推门而入,看到商九歌依旧在床上睡得安稳。

薛铃和盛君千对望了一眼,然后薛铃上前,拉出商九歌雪白的手腕,给这个醒着显得活力无限,天不怕地不怕,但是睡着了却又异常精密的少女诊脉。

商九歌的脉象有些微弱,但是每一次搏动都像时钟一样精准。

这说明商九歌自己身体的运转像是最精密的机械。

“怎么样了?”盛君千看着薛铃,低声问道。

薛铃用心感受着商九歌的脉象,然后看着盛君千焦急的神态,不由忍不住笑了出来:“我说有喜了你信吗?”

“有喜了!”盛君千吓了一大跳:“谁干的!”

盛君千无法理解。

这里如果方别在场肯定会说赵灵儿的梗,但是方别不在,他没事也不会给薛铃讲仙剑奇侠传的故事,所以薛铃只能努了努嘴吧:“我说是我干的你信吗?”

“那当然不信啊。”盛君千才反应过来薛铃只是和他开玩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的脉象没有什么问题,显得很健康,或者说过分健康了。”薛铃看着盛君千说道。

“那又怎么会晕倒呢?”盛君千开口问道。

“你这个问题就显得很有水准了。”薛铃看着盛君千静静道:“我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需要证实一下。”

“怎么证实?”盛君千赶紧问道。

“那个。”薛铃顿了顿。

“你们这个红袖别院。”

“它管饭吗?”

……

……

洛城月下,方别简单地向宁夏和黑无说了一下今晚他的计划。

其实也并没有说什么计划,只是说了宁夏和黑无自己需要做的事情。

简单来说,就是找到并且截杀一对蜂巢的刺客,死活无论,只要拦下并且驱逐就算合格。

这真的是一个很简单的任务,尤其是方别在提供了一些关于那些刺客的情报之后。

当一切说完之后,方别看着两个人:“如果你们完成了今天晚上的约定,那么你在洛城再呆上一晚。”

“我会来给你治病解毒,完成约定。”

黑无看着方别:“如果你不来呢?”

“那么你们就有杀我的理由了啊。”方别笑了笑。

而宁夏则望着方别月光下的身影。

“你在苟杂中的面具之下,又究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