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黄并不聪明。

身为土狗,又是单身,它在家里地位很低。

另一个时空因为葛峰同志混的风生水起,它吃的很不错。

这个时空就不行了。

葛小天刚穿越那会,它吃的跟猪羊差不多,挖瓢谷皮,倒点剩汤,搅一搅这货就吃的很香。

用老家话就是:‘弄点麸(fu)拉子它也能吃饱!’

吃不到肉,阿黄也有嘴馋的时候。

似乎自从脑门被‘雷团子’炸出坑,它就特别喜欢吃熟鸡蛋。

一次偶然的机会,葛小天瞅到它窝里竟然藏着七八个生鸡蛋!

很是奇怪。

因为农村家里的鸡,生多少蛋差不多都有数,少这么多肯定会有人站在屋顶吼两嗓子。

于是,葛小天偷偷的观察。

可爱日系美女游客图片

然后发现……

每天早上老妈带它去赶大集的时候,这货都会在粮油店门口溜达溜达,抽冷子吞下一个鸡蛋含在嘴里,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晃悠悠走回家。

一路上一声不吭,哪怕别的狗挑衅,它也只是不屑的瞥上一眼……

有点妖啊!

要不弄死它,换几个壮汉?

葛小天目露凶光,走上前去。

狗对四周环境极为敏感,察觉森冷目光,打个哆嗦扭过头,看清来者,舌头一吐,竟然卖起萌来。

大憨挠挠头,“二哥!”

“这是干啥呢?当路霸?!”

“不是,是村长爷爷让我来的,说,有坏人!!”

“哦?”葛小天摸摸阿黄脑袋,这货双眼微眯,似乎还挺享受,“什么坏人?”

“拉客的,多要钱!”

“哦!”葛小天明白了,估计是有人看小青山如此火爆,天成四不像车队又忙不过来,瞅到商机,家里又有车闲着,来跑最原始的黑出租赚点外快。

这样下去可不行。

农用三轮拉老婆孩子还可以,冬天的时候铺床褥子,俩人往车厢里一卧,再盖床棉被,只要车不翻,一般没啥事。

毕竟这个年代,在农村有辆农用三轮是件很自豪的事儿。

但一大群人坐着马扎挤成一堆,车厢又没有车棚子保护,如果忽然来个急刹车,说不准就会有人掉下去,尤其是倒车的时候。

想到这,葛小天眼神一亮。

要不,搞一条公交客运线?

以后星月湾肯定要用到,不如先在小青山弄个试点?!

公交车的话,祥县没有,济市估计也就几辆。

买是不可能买的,刚拿到手的那五百万,现在已经花的差不多。

不如找大刘订做几辆。

框架、底盘、发动机……

在乡下跑,舒不舒适无所谓,必须得结实!

以小青山为基点,跟随‘钟表式’计划分出几条线,问问跑黑出租的愿不愿意干,如愿意就去考驾照。

前期公交免费,冬天么,农闲时期,大伙都来小青山玩一玩!

吃的,喝的,用的,额外消费的……

如果生意火,估计半年就能回本!

对了,足球比赛结束,篮球比赛也不怎么热闹,一群老少爷们连个扣篮的都没有,那就再搞个蹴鞠比赛?!

三岔杯第一届蹴鞠比赛!

再加上斗牛、斗羊、斗鸡!

很有搞头啊!

葛小天连忙给乡里领导打个电话,对方闻言惊喜不已。

其实谁都有好点子,可惜乡里没钱搞不起,如今天成出头自然十分乐意。

得,继续甩手掌柜,反正赚的钱都是咱……

哎?

等等!

赚的钱呢?

葛小天眨眨眼,忽然发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如此火爆的球赛,他似乎赔了将近五十万!

还不如大憨跟阿黄赚的多呢!

仔细想想,貌似少个管理处,像什么门票、房租、水电、卫生……

算了,刚起步,还是继续免费吧。

顺便给小摊小贩规划个小吃街……

打开系统地图,分配好任务,葛小天找到老秦分公司的那个项目经理,小刘!

小刘是老秦一手带出来的,跟随老秦从小工队干到建筑公司,因为没能力注册资质,就加入尚品建工,互换股份,成了分公司。

在建筑行业遇到个好领导很难,尤其是有能力、能赚钱、还体恤下属的那种领导。

老秦辞职后,小刘原本也打算一起走,但因为葛家村项目,被老秦暂时安抚下来。

想到这,葛小天感觉老秦估计、大概、可能,已经想到今天会被天成撬墙角!

深谋远虑,老狐狸!

不过,他貌似是被自己忽悠着提前去卖鸭子的。

一啄一饮,莫非天定?

“葛先生!”

“刘哥,吃饭没?”葛小天看看天色,日过正中,晌午头!

“没,晚会跟大伙一起去你食堂吃!”

天成食堂可不是一般大。

小青山基地加上开发区,以及又拿了一千亩荒地,今后需要的人力难以估算。

因此,葛小天设计了一座上下两层的大型食堂,能同时容纳两千人就餐。

虽然小青山目前只留下一百名壮汉,三百名安保,以及一百名陆续赶来的农妇,但有数万观众在,每到饭点座无缺席。

再加上物美价廉,一元一份,一荤一素俩馒头,以至于尚品建工都放弃了自己食堂,让分公司的五百口子到天成食堂就餐。

“走,去大排档搓一顿!”葛小天环顾工地,各种机械加起来,远超老秦的报价。

“那你等等,我去安排一下。”

少许。

大排档。

生意火爆。

俩人来到后厨,炒菜师傅竟然是大刘庄的那位大厨。

“嚯,您老怎么跑这来了?”

“来啦,大刘庄那边装修呢,不过,我估计会留在这,那边有我俩徒弟足够了!”

“那感情好,说实话,还是您做的味道正!”

“哈哈,多谢夸奖!今天继续炖俩甲鱼?”

“对!”

点好吃的,在后厨找个位置坐下。

“刘哥,老秦给你打电话了?”

“打了,上午我专门跑到总部,拿回所有机械合同,只不过有俩翻斗属于尚品总公司的!”小刘从文件包了取出一大叠纸张。

“不碍事!”葛小天粗略翻翻。

除去常规机械,他眼馋的那批电器设备全都有!

总价值估计在五百万左右!

当然,现在属于二手货,想要卖的话,折半都有可能。

“葛先生,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

“嗯?”

“以前工程都赚钱,扣除所有费用,再将收益汇到总部。但葛家村是免费承包,施工费之类是分公司垫付,需要跟总部结算。”

“多少?”

“因为这边工程较多,油电水消耗很大,还有在天成食堂吃饭的餐饮费,大约六十七万左右!”

葛小天抬起腕表看看时间,整天忙的晕头转向,连日子都过糊涂了。

11月30号!

“你们跟总部每月几号结算?”

“一号结,三号到账!”

葛小天仔细想了想,反正老秦已经将股份转换完,等三号到账后再收购分公司也不晚,“先拖上三天!”

“额……葛先生,我准备辞职去找秦总了!”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