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穆尔北方山麓。

积雪消融,万物复苏,又到了动物交配的季节……

一群不远万里从北冰洋区域迁徙而来的西伯利亚平原狼,此刻正满脸懵比加震撼的蹲在一起,注视着眼前盘膝而坐,酷似同类的一匹孤狼。

它很怪!

能直立行走,能前腿拍胸口,能说远处山下挖矿的两条腿怪物说的语言。

它很富有。

身后包裹里,有各种各样的肉食,有能喷火的棍子,还有一种圆不溜秋,闻起来很香,看起来很脆,卷着青菜的饼子……

它很雄壮。

估计是练过,后腿扎实,前腿灵活,走位极其风骚,刚刚硬杠一头野猪,竟然赢了!

“嗷呜~~~”

阿黄心中有万句mmp,最终化作模仿的狼啸……

葛xx,你大爷的,这特么到底是哪?

清纯校花mm周末时光蜷缩闺房图片

大青山里有狼群?!

不对,这不是大青山!

“嗷呜~~”

狼王走出狼群,十分欣赏的看着某狗,低吼一声,发动攻击……

后者打个激灵,我特么模仿的不对?

还好,老子增重增肥,挖矿练出来了!

阿黄后腿猛蹬,无视咬向脖子上轻质超强钢项圈的狼牙,低扑、扭腰、狗爪掏向狼裤裆……

片刻之后。

一瘸一拐的狼王,匍匐在某狗身下……

群狼嗷啸,西伯利亚变天了!

又是许久。

十数匹野狼拉着树枝做成的雪橇,在数十匹同类拱卫下,驮着一条狗向东北方向进发……

阿黄:“咱们去哪?”

“嗷呜~~”

阿黄:“我特么听不懂啊!”

“嗷呜~~”

“……”

…………………

“阿黄被狼拖走了?”葛小天拿着智能一卡通,再次确认道。

老洪很忐忑,“老板,看痕迹有点像,不过,大食堂丢了许多食材。”

“有没有它最近的照片?”

“有!”

“发过来!”

老洪一边操作,一边回复道:“自从阿黄来到西伯利亚,这家伙也不知道是挖矿锻炼,还是受地域影响,连褪两次毛。驻冰熊研究所负责动植物研究的道长说,属于基因突变引发的返祖现象……我不懂。”

“嗯?”

葛小天打开笔记本电脑,接收照片和一两个监控视频,看到酷似小时候经常骑着去上学的阿黄父亲,也就是苏联红与黑背杂交的串儿……

些许回忆浮现在脑海。

穿越后,狗子阿黄长期住在马厩中,一开始并没发生什么变化,后来跟大憨混在一起,吃成那肥样,被送到尼奥布拉斯挖矿,一天20工分,否则没饭吃……

难不成激发了潜能?

“它在阿穆尔,是不是经常睡在马厩?”

阿穆尔环境恶劣,仅以机械无法满足工程需要。在冰熊,天成有的是方法搞到黄金,因此暴了数百匹战马。

“额……老板您怎么知道?这可不是我虐待您家的狗,而是它天天自己往里面遛……”

葛小天恍惚间明白什么,阿黄在老家的时候,经常钻进大青山撵兔子,打牙祭,如今跑西伯利亚……

“估计这货跑了!给我找,生要见狗,死要见尸,真不行就动用卫星。”

“卫星摄像分辨率太低,10米x10米像素,看不到一条狗。并且,现在又值化冻期,沼泽密布,人力寻找的话,恐怕要出事……”

“那就动用冰熊的直升机编队,我给钱!”

“好的老板!”

“找到后,让研究所的道长们把它给我切片研究了!”

“额……真假?”

“气话!听不懂?”

“……”

放下智能一卡通,葛小天有心跑一趟阿穆尔,但狗子阿黄不是系统产物,即便他过去也无济于事。

“这小畜生,能耐了!”

“老大,没事吧?”

“没事,走,去瞧瞧下午比赛。”

飞碟体育馆。

经过中午的调整,全场风格再次发生改变。

单片机和大荧幕上的待机动画变成花冠酒业宣传片,桌子上的code饮料变成了农夫山泉,四周横幅变成了天鸽电动车……

观众和玩家已经入场,主持人正在做总结。

葛小天坐到自己位置上,道二领着一名衣着朴素的农家汉子来到旁边。

“葛老板,幸会幸会!”

“坐!”

那么多赞助商、冠名商,葛小天不可能全都认识。

农家汉子似乎也晓得这一点,取出透明塑料印制的名片,“鄙人小湖镇预制件厂总管事。”

“哦?”葛小天悠然想起每次跑祥县,在半路看到的十几家生产电线杆、排水管的企业,“马村?”

“对!虽然我们属于小湖镇,厂区却在马村那边。”中年汉子不好意思的搓搓手,“葛老板,这次上门有个不情之请。”

“请说!”

以前葛小天很不明白,东山明明是农业大省,却为何总是被称为工业大省。

直到后来去的地方多了,他才晓得在各个村镇中隐藏的无数中小型工厂。

比如老贾家具城产业链下属的木料加工厂、油漆厂、工具厂。

家具城能做大做强,即便有天成新材料支撑,没强大的后勤做保障,估计也起不来。

正是这些隐藏在村庄、村镇里的众多小厂子,方才能在短时间内捧起一个大型企业。

这就是工业基础!

“葛老板,从行业来讲,咱们并不存在竞争关系……”

“晓得。”葛小天起身,看一眼热闹的攻沙画面,还有在万军丛中左右冲杀的lll…8总,在传奇实行免费之前,想一人拿沙简直就是难如登天,“走吧,会议室聊。”

片刻之后。

农家汉子取出一份材料,“葛老板,天成社区电缆光纤全走地下,需要大量混凝土排水管,利民活动中心也需要众多电线杆,不知这方面业务能否交给我我们?”

“没找葛大毛后勤总经理聊?”

“聊了,他报价太低,现在水泥价格居高不下……”

“我们有水泥厂,即将投入使用,如果贵方能采用我们的水泥,再为我们提供成品,葛总的报价肯定没问题。”

中年汉子有些尴尬。

葛小天眼神一转,“怎么?你们有自己的水泥渠道?”

“算不上渠道,只是几家新开的水泥作坊,已经签订合同。”

“如果是这样,质量难以保证,恐怕我们无法采购贵厂的排水管、电线杆。”

“我们跟他们签合同的时候,根本不晓得您也有水泥厂,否则我们肯定学万事老总,成为您的的合作伙伴,但现在……葛老板,我知道您头脑灵活,肯定能想出个两全的方法……”

“嘿,这是找我排忧解难来了?”

农家汉子憨厚一笑,“我们也没办法,天成家大业大,如果不接您的业务,我们恐怕就要全倒下了。”

“话都说这个份上,身为同乡,我如果不帮忙,似乎有点不合情理……”

葛小天抽出一支钢笔,拿出白纸写写画画,“这样吧,小作坊提供的水泥,你们照单全收,但不能用于制作天成需要的水泥管、电线杆,而是成立一个水泥销售公司……”

“倒手卖掉?”农家汉子皱皱眉,“您有大型水泥厂,以后再加个方面,我们肯定不占优势,恐怕要砸手里……”

“不是,我们有个竞争对手。”

“尚品建工?”

“陈锋去卖水果了,工程不知道那年能交付呢,是沈志鹏!”

“东山建联?”

“对,他们可不会买我家的水泥,而小作坊的价格肯定比华夏联合水泥厂低,只要你们量大,老沈肯定照单全吃,你们倒手卖,或许还能赚。”葛小天说完,似笑非笑。

农家汉子眼神一转,“我明白了!葛老板,您放心,这事保证不会牵扯到天成。”

“嗯,虽然你们没赶上东山十五城,但我在乡下却有一千多个利民活动中心,另外,枣市新城,以及正在规划的超级大项目,你们那些小厂子分分工,别闹乱子,以后规模……跟着我走!”

“谢谢葛老板!”中年汉子取出一张卡。

“算了,盖学校,或者拿去修路吧,我不差钱!”

“……”

“记住,老沈那事?”

“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