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皋北部的一座小村庄。

说是平原,村子又在山中,说是山中,可这山既不高又不险。

这也属于邙山山脉。

汉国的成立,给这座小山村带来最大的影响便是,生活比以往有了更多的奔头。

虽然背靠大河,但由于地势较高,邙山山脉等环境因素的影响。

实际上这里的水源并不算丰富,依旧采用了古老的浇灌方式来耕种,而且还必须在山上开垦出类似于梯田式的农田。

一名中年男子带着一名中年妇女来到了这里,看着这里的环境,以及正在各种不规则的田间忙碌浇灌的农民。

不由的叹了口气道:“这里应该适合种菽的!”

旋即,中年男子似乎意识到自己的问题。

转头看向中年妇女,脸上不由尴尬的笑了笑,连忙表示歉意道:“俺这是又犯老毛病了,咱们快走吧,说不定这次就能打听到好消息了呢。”

“嗯……”越是靠近,中年妇女脸上的忧虑便越是浓重。

还能有什么消息?

女孩貌美如花续写毕业完结篇

如果儿子回来了,早就应该去找自己了。

虽然改嫁了,但也不是一走了之的,她在村中长辈那里也是留了话的。

“咦,这不是婶子吗?”正在田中忙碌的一名年轻小伙看着那名妇女,觉得有些眼熟,定眼一看,不由惊讶道。

“你是……王土?”中年妇女仔细的看了下,这才有些不太确定道。

“是俺!是俺!婶子快三年没回来了,竟然还记得俺啊!”王土憨憨的笑着。

“王土,俺儿这些年可曾回来?”中年妇女满脸焦急的问着。

“没呢!也没听说过!”王土摇了摇头。

“那不衣呢?”中年妇女又问道。

王土脸色微微有些凝重,说道:“不衣家一年多前遭了贼人,这村子里谁也没听见动静,一夜之间家都不见了,家里面的东西什么的都好好的,这都一年多了,还是没有听到消息。”

“哎……呜呜……”听到张不衣家消失了,中年妇女便忍不住的落下了泪水。

一旁的中年男子有些看不下去了,连忙上前递过一张手帕,劝说道:“先别急,你不是说走的时候留话给七叔公了吗?兴许七叔公知道点什么呢?”

“七叔公啊,在那呢!”王土指了指数百米外的一个坟包,上面还有一些新添的土。

接着说道:“一个月前刚两年,婶子你走没多久,七叔公在山上捕猎摔下来了,等发现的时候都已经走了。”

说着,中年妇女带着中年男子来到了七叔公的坟前。

说来这也是命。

儿子在外还没回来呢,当娘的就改嫁了?

这怎么说怎么都让人觉得不合适。

但真若是说起来的话,其实也是迫不得已。

说一千到一万,她不想让自己的儿子跟着受牵连,所以得改嫁,而且还不能太过声张。

两人在七叔公的墓前站了会儿,又去看了老张家,里面尽显破败,很是凄惨的模样。

老张家是一夜之间凭空消失,在这个年头,带上点神秘色彩的,还是这种恐怖的,邻居没有搬家都算是胆子大的了,谁还敢住进去?

至于说张不衣为何不大张旗鼓的将家人接走,而是选择了这种方式?

追根究底,还是为了保护这座村子的百姓,同时也是为了保护他们自己。

整个村子沾亲带故的,大业未成,敌人到处都是,这种机密的消息透漏出去,被人拿来威胁他们,到时候又该怎么做?

所以,最简单的方式就是神秘失踪。

小山村相比较也算是比较密闭的空间了,里面的消息基本不会传到外面。

而自家村子发生了不吉利的事情,就更不会往外传了。

倒是传的遍地都是,哪家还敢将姑娘嫁过来?

至于说王不饿是汉王,张不衣是禁军将军,这两尊大佛谁人不知?

但是说出来可能真的很让人惊讶,民间基层知道汉王叫王不饿的,还真不多。

而知道禁军将军叫张不衣的,那就更少了。

而民间称呼王不饿,不是王上就是大王,再不济也来个汉王,谁敢提名道姓的说?

久而久之,知道的人就那么多,不知道的人却越来越多。

站在老张家门前发呆看了会,这才回到自己的家看了看,现在里面已经住上了人,也是同村的一位后辈。

当初自己走的时候说过房子可以给其他借住,免得儿子回来以后家里面没一点人气。

然而,中年妇女站在家门口的时候,却听到了院子里正在争吵着什么。

听墙根凑热闹什么的,大多数都很喜欢做。

然而听了会儿,中年妇女也算是有了一些眉目,妻子嫌弃丈夫不上道,每日就知道东跑西逛的,连田里的庄稼都不管。

为了图省事,也学着官田把自家的田地租给了村里人代管。

自己负责耕种,别人负责打理,收成达到约定数量,给粮多少作为酬劳。

“咦?婶子?”吵着吵着,年轻男子突然发现了门外的两人,突然停下了争吵,满脸兴奋的跑到门口。

中年妇女本来是不打算进来的,吵的再凶,那也是人家的家务事。

但作为长辈,又被对方发现了,这时候还装作不知的话,那就显得太不知情达理了。

于是,中年妇女微微笑了笑,语重心长道:“二娃,你这惰性真得改一改了,人家嫁给咱是跟你过日子的,不图咱有什么大本事,勤快点总没问题吧?你还这么年轻,省那点力气作甚呢?”

“婶子,您说的是,俺改,俺回头就改……”二娃一脸苦笑的看着中年妇女,俺……俺改不了啊……

自己的妻子只看自己勤不勤快,却也不想一想,自己都天天放羊了,为什么家里的日子过的要比别人好呢?

她难道就没发现,为啥自家粮仓的粮食下的特别慢?

还不是自己隔三差五的往里面添了点的缘故?

当然,有些事情,是绝对不能说出去的,哪怕自己把它带进棺材,也绝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

“婶子,您是回来找不饿呢吧?”二娃连忙将话题扯开。

“是啊,但是没有任何消息,不衣家也遭了贼人,现在什么消息也找不到了……”

“婶子,是您多想了,我听外面的朋友说啊,这不饿和不衣都当了大官的,不衣的家人是被不衣给接走的,去了哪没人知道,我那朋友说不饿也正在找您呢,您先在家里歇会儿,我去问问我那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