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第一侍奉之女举着伞还是先奈瑟问道,那凄厉的模样,显得奈瑟格外的渣。

毕竟侍奉之女出生的意义便是为了蛇之子,将蛇之子引向正确的道路。

可以说如果谁最想奈瑟走向成功,那么一定是侍奉之女。

这是根植于血脉之中的存在意义,哪怕是科妮这个改信了蛇转世身的侍奉之女也是如此。

不过奈瑟并没有任何的动容,世界上的事,哪有你全心全意单方面的付出,就一定能够获得回报的。

更何况,她的付出又不是奈瑟希望和需要的。

奈瑟有着自己的计划,自己的目的,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那么挡路的,那就去死吧。

雷光炸起,然后凝聚在一起,奈瑟再一次用出了雷藏刀·纷乱世界。

第一侍奉之女以白色鳞片聚合在一起,体现出来类似于聚合体的状态,再加上科妮的话语,第一侍奉之女和这边区域绑定在一起,那么扰乱这一块的环境怎么也不会差。

随着雷光一闪而逝,第一侍奉之女的身体瞬间变得不稳起来,一块块鳞片浮现。

有一件事别人并不知晓,那就是她真正的身体其实是那条白蛇,而人类的身体更像是一种分身,所以她将人类分身练成了鳞片。

此时她便是用白鳞分身不断凄厉的询问吸引奈瑟的注意力,而那一条白蛇已经悄然消失在了几人的视野之中,靠近了科妮。

窗边美女面若桃花清纯粉嫩图片

无论奈瑟怎么对她,他都是蛇之子,而侍奉之女无法对蛇之子做出任何的伤害行为。

但是科妮必须要死,留着这个女人在蛇之子身边,只会将蛇之子引导向必死的局面,杀死科妮,便是第一侍奉之女最后的挣扎。

“使用困顿之毒却是让我的力量差了一筹,但是你发动秘术的速度也变得极慢,科妮和我一起死吧!”第一侍奉之女想到,白蛇一片片鳞片立起,底下一些火焰在流动。

当初地狱教自杀袭击,无数的死灵用尽这个通道,然后猛然爆发,制造了一个类似于地狱的环境,并且引发了地狱之火,灼烧这个环境之中一切的生命。

第一侍奉之女在那种情况下,只能选择将自己转化为时间幽灵。

所谓的时间幽灵是建立在时间剪影这个实验上开发出来的秘术。

以自己作为中心,将自己连同周围的环境剥离出来,固化在了发动秘术的那一刻。

虽然在奈瑟等人看来,这个时候这里已经满是火焰过后的黑灰以及残骸,但是对于第一侍奉之女来说,她还处于地狱火肆虐蔓延的那一刻。

只要这个环境的时间结构没有遭遇破坏,那么她就能够永远待在那一刻,不会迎来被烧死的解决。

因此这个秘术也被称之为时间幽灵。

而这一刻她主动崩解了这个秘术,将自己那一刻发生的事情全部引导了出来,并将其全部对准了科妮。

虽然只有着一刻,但是那是席卷了整个通道的地狱之火,白蛇的血液在瞬间便蒸发,然后被点燃。

科妮似乎没有反应过来,便被地狱之火裹住,姣好的身体瞬间干枯,然后在狂暴的火焰之下,化作了黑色的灰烬。

火焰来得快也去得快,要不是那高温在提醒着几人,恐怕他们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奈瑟看着面前带着遗憾崩溃的白鳞分身,目光看向了另一边,一点白色的光辉出现,一条小号的白蛇出现,猛然燃起了火焰,被烧成灰烬,但是原先科妮被烧死的地方,那些灰烬却已经消失不见。

科妮从里面走了出来,脸上带着胜利的微笑,向奈瑟微微躬身敬礼。

利用白蛇分身作为替死之术,改写了自己被烧死的命运,这种秘术恐怕是早就已经准备好的,科妮相对于其他两个侍奉之女来说,确实要狡诈许多,也难怪能够成为最后的赢家,坑死另外两个侍奉之女。

生命之手和海曼站在一边闭口不言,没有多说些什么。

第一侍奉之女和科妮的对话,透漏出来了太多的隐秘信息,可惜的是生命之手完全没有主见,奈瑟选择什么那就是什么,而海曼却永远是胜利者的簇拥。

“那么蛇之子大人,前面几次时间回响,虽然我的行动都失败了,但是一些重要的信息却通过一些特殊的手段传递了下来,您是被新蛇神选定的最后执行人,接下来我们只需要前往无尽之森,第二台时间引擎便是在那里。”

“但是还请蛇之子大人注意的是,那个时间引擎看似处于未启动状态,可那不过是时间的假象,早在不知道多少次回响之前,那台时间引擎便已经启动。”

“无论我们是开启还是关闭,只要我们对其进行了操作,时间回响现象便会启动,时间将会倒流,我们会忘记掉这一次的经历,回到那一个时间点的位置上,只有少数的信息会在冲突之中得以保留。”

“所以我们要做的是将时间引擎带往工厂基地,将这一段时间回响不断的缩短,加强那一小段时间的容纳能力。”

“容纳能力提升之后,新蛇神会在过去将时间的力量传递给您,您需要的便是将工厂基地那台时间引擎关掉,就此新蛇神将会真正的诞生,彻底掌握时间的权柄。”

“时间回响已经太多次了,我也无法确定我们这一段时间还有多少容纳能力,我也无法确定我们的行动到底能不能够成功。”

“我只知道一件事。”科妮说着将目光看向生命之手和海曼:“那就是时间回响如果还不被停止,那么没有权柄保护的你们只会在一次次的回响之中,缺失掉自身的存在信息,然后丢失记忆,丢失理智,最后连自身都完全消失。”

海曼点了点头,他明白,科妮说的是事实,蛇之教派现在是既得利益者,他们不会允许有其他人去分润他们的利益,海曼无论如何都无法获得蛇之教派的认可,他唯一的出路只有帮助奈瑟。

生命之手没有在意科妮的说法,她只是站在奈瑟的身边,没有生出任何其他的想法。

奈瑟点了点头,现在局势已经差不多明朗了,接下来或许便是最终的收获之时。

看着科妮,奈瑟笑了笑,走向了地蛹车的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