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信息是一个匿名者发给林轩的,消息很简单,让他今天晚上十点钟,在临安市的玫瑰餐厅跟他见面。

这个人是谁?

后面还留了一个记号,当林轩看到这个记号的时候便知道了是谁了!

邪神殿!

他是邪神殿的人,那个记号是邪神殿的专有记号。

林轩现在是加入邪神殿了,当然,他的加入仅仅只是为了当时的脱险加上后续的一些针对邪神殿的计划!

而现在天武大会结束了,这邪神殿估计也要他林轩做什么事情了!

这是必然的!甚至如果林轩稍微不配合的话,他们甚至会动用一些强硬的手段,乃至是威胁林轩他们的生命让他做一些事情!

毕竟在邪神殿那些人的眼中,林轩他们服用了毒丹,他们的命已经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林轩他们想要活下来就必须听话!

其实啊,那个毒早就被林轩给解了,他们也绝对想不到。

“我出去一趟。”林轩说道。

“有事吗?”

一份清心小自在

玲珑雪问。

林轩笑了一声;“小事。”

“嗯。”

随后林轩便走开了。

冷无心那个女人身上的毒被林轩给解了,但是呢林轩给她又下了自己的毒,所以呢最近她还是很乖的,而且她跟白萱萱处的还算是挺好的,不过林轩回来没有见那个冷无心,至于为毛,她自己不出来见啊!

来到了玫瑰餐厅,林轩坐在了那个角落里,时间到了,一名穿着妖艳的女子走到了林轩的面前,坐在了那里。

林轩的目光看了她一眼。

天尊境。

“林轩先生。”

女子微笑着对着林轩伸出了手,林轩伸手和她握了握。

“我是张秋!”

林轩点了点头。

“不知道找我有什么事情?”

张秋笑了笑说道:“首先呢恭喜林轩先生在天武大会中拿到了第一名。”

“这种事情就不用说了,恭喜也没见你给我带什么礼物。”林轩道。

那张秋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后尴尬的笑了笑。

“是这样的,邪神殿那边需要林轩先生的一些支持。”

张秋说道。

林轩笑了一声。

“几个意思?我加入邪神殿不是TM的无偿给你们做事的,我从邪神殿什么好处都没得到,现在你们需要我的支持?搞笑呢?”

张秋笑了笑说道:“说的也是,我们讲究的是互惠互利,那这样,林轩先生需要什么可以自己去邪神火殿和各位长老商谈,毕竟林轩先生您确实有这个资本。”

因为他们认为,林轩的命掌握在他们的手中了,林轩的忠诚度是绝对可以放心了,除非他不想活了,而且可不仅仅是林轩一个人,他的女人们也都是如此,所以,邪神火殿的大门为他打开!

“嗯,给我个地址,这边我忙完以后我会亲自去邪神火殿的。”林轩说道。

“没问题,至于地址,林轩先生知道的,就在天都萧家,这邪神殿的令牌我也不给林轩先生了,到时候去了会有长老给您的!”

林轩点点头;“可能需要一些时间,因为我得先去一趟风国。”

“不能先去邪神火殿再去风国吗?”张秋问。

林轩想了想;“再说!”

“行!那我就先去联系长老了!告辞!”

随后张秋便走开了!

林轩摩挲着下巴。

“去了萧家以后,我得想方设法的将那里是邪神火殿的证据拍下来,这样的话,三大势力就可以出手了,并且直接讨伐萧家,不过,这邪神火殿大概的实力怎样……”

林轩然后起身往白萱萱那里走去,他得去问问冷无心那个女人。

“二长老。”

张秋在一个角落里拨通了电话。

“如何?”

“联系到林轩了,他的意思是,邪神殿还没有给他任何的好处便跟他提要求未免太过分了。”

“哼!这个林轩倒也是胆大,命都握在我们邪神殿的手中还敢提要求。”

“那要不……直接威胁?”

张秋问。

“不必,林轩和其他人不一样,这个人潜力很大,能给邪神殿带来的好处也很大,现在最好保持比较好的关系,等到他的价值利用的差不多了以后再说!”

“是!”

“他什么时候过来?”

张秋然后道:“他说有可能想要去一趟风国!”

“哼!”

另一头冷哼了一声!

“这林轩好大的牌面!”

玛德!

命被他们掌握了,他还敢在这里花里胡哨的!

“可能他是知道自己对于邪神殿的价值很高所以才……”

那个老者微微沉吟然后点点头:“没错,他是个聪明人,但是没关系,也不着急,找他也无非就是利用雅轩集团而已。”

只是说林轩的这种态度让他很不爽。

又不是他们求着林轩过来,你TM的命在他们手里,你还如此,真的是牛皮哈。

殊不知啊,林轩是在将计就计啊!当林轩过去的那一天就是他们邪神火殿暴露的那一天!

摧毁一个城市里的邪神殿算不得什么,但是摧毁邪神火殿就厉害了啊!

但是林轩不着急啊,不过到底是先去邪神火殿还是先去风国,这个到时候再说,并不一定。

“出去吃夜宵?”

白萱萱伸了个懒腰然后看向旁边的冷无心。

“行。”冷无心点点头。

俩漂亮女人刚走出门就看到了迎面走过来的林轩。

看到林轩,冷无心的黛眉微微一蹙。

白萱萱倒是很诧异。

“你怎么来了?不需要陪其他人?”白萱萱问。

“过来有点事情。”

“我就知道。”

白萱萱白了林轩一眼,这个人要是没事才不会往他这边来呢。

随后林轩的目光看向冷无心,问:“邪神火殿的强者数量大概是怎样的?”

“你要去?”

冷无心问。

“你别管。”

她哑口无言。

“一起去吃个夜宵再说吧。”白萱萱道。

“行!”

几个人来到了小餐馆的包厢里,冷无心然后对林轩说道:“我只跟你说我所知道的,而且我所知道的甚至是好几年前的程度,因为我这几年根本没有在邪神火殿,也对那里不了解!”

林轩点点头;“嗯,我心里有个数就行!”

冷无心然后微微思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