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几位将军纷纷站在了城头上。

王离也没有拖延,现在对于汉军来说,时间就是生命。

“本将军欲遣兵出城作战,诸位将军可有愿意领兵者?”王离直接问道。

“将军,我们四个一人一面不就行了吗?”周勃说道。

“是啊将军!”英布和樊哙和卢绾三人纷纷点头。

面对这个阵容,朝中有不少人是大力反对的,包括王离自己内心深处也不太情愿带着这几个人出来。

但既然皇帝做出了安排,他也就认了。

当然,周勃、英布和卢绾这三个人的争议还略微的小一些。

朝中争议最大的便是樊哙这个人。

因为他的老婆,是吕雉的亲妹妹,而吕雉又是刘邦的老婆。

虽然刘邦死了,吕雉现在居于洛阳,但重用樊哙,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心中不舒服。

再说了,汉朝又不是没有能够领兵打仗的将军了。

吹着海风的阳光美女

就算是被评为进取不足的宋轶,都不比樊哙差多少,只要不让他当主将就可以了。

但王不饿就是这么安排了,至于这些人会不会造反,或者搞一些事情。

王不饿其实是并不担心的。

而看到兵力的配置之后,王离也不大担心。

重用的不过是这四个人而已,在他们之下,那可都是汉军提拔起来的将校。

况且现在在汉国,造反的土壤已经不存在了。

在一个,真以为皇帝就是个傻子吗?

不会对这件事情做出一些安排吗?

王不饿曾明确的告诉王离,放心大胆的用,不用担心忠诚的事情,朕早已安排妥当了。

虽然搞不清楚皇帝为什么要这么做,王离也不太想去搞清楚这个问题。

“本将军只打算派一人出去!”王离说道。

“派一人出去怕是不稳吧?”周勃疑惑道。

守城部队派兵出城作战,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没人规定守城部队就必须只能呆在城墙上等着敌人来进攻的。

而战术又都是灵活的,像他们现在有这么多人,全部聚集在城内显然是不合适的。

所以派人到城外去作战,消耗一下敌军的有生力量,同时减轻最后的防守压力,这也是经常用的战术打法。

但是只派一人出去那又是什么意思?

只守一面,放弃其他三面吗?

“将军,如此一来,城外守军压力较大啊!”卢绾也附和道。

“非也!”王离直接摇头道。

这么做自然有王离的道理,但面对着自己的这些将军们,王离还是需要解释清楚的。

不然接下来的战斗中若是出现什么差池,那乐子可就大了。

“匈奴骑兵人数众多,我军仅有不足十万,还需要分兵驻守城池,再分去四面,每面最多两万人而已,若匈奴集中兵力来攻,便是有设施阻拦,两万步卒也很难抵挡。”

“防御设施缺口较大,不能保证四个方向都能达到预想的效果,想要面面俱到,最终的结果可能是四面失守。”

“所以,本将军欲将所有设施全部集中于北门,再派出五万步卒出城防守,配合城墙掩护,将匈奴主力拖在这里!”

“另外,再遣两人到后方整编部队,从两侧绕后,直接袭击匈奴人的后勤!”

听着王离的安排,四人不约而同的啧啧嘴。

暗道这‘科班’出身的将领还就是比他们这些泥腿子出身的将领要优秀一些。

别看这些人历史上一个个的都是大名鼎鼎的名将。

但是现在,他们的水平其实真的很一般。

就算是名声最大的英布,也就是战斗力强一些罢了,说白了,这就是一个弱化版的项羽。

周勃,卢绾,樊哙这三个人,现在还属于正在进击的小菜鸟。

这仗若是让英布来指挥,大概就是带着大军冲出去,直接跟匈奴人玩个对对碰。

若是让周勃他们指挥,基本上就是全员死守,撑到匈奴人自己退兵。

现在他们的能力还没有达到最巅峰的时候,而能够身居将军位,更多的还是凭借着之前的身份,即便如此,也是降了级的。

当然,用他们,也有安抚之意。

不只是安抚这些官员将校,也是安抚曾经忠于他们的地方和百姓的。

当基本盘大了以后,很多东西都需要进行微调的,不然想将所有地方捏成一团,纯粹就是痴人说梦。

最终,周勃出城率领五万汉军进行防御作战。

英布和卢绾两人到后方去接收整编正在赶过来的部队,然后原地绕路去后面从两侧偷袭匈奴后勤。

樊哙则是被留在了城中待命,这让樊哙心中有些不爽。

但他也知道自己的身份跟他们不一样,所以也就没敢表现出来。

接下来,城内所有守军开始忙碌了起来。

收集防御装备,主要是拒马,安插木刺。

说是出城作战,也并非就是出城送死的。

对于防御的要求,其实标准一点也不低。

最外围的,是一排排的拒马。

敌军骑兵到了这里以后,就得想办法破开,或是下马搬开,或是直接撞开。

但同时也需要面对守军的弓弩攻击。

但不论是搬开还是撞开,骑兵冲锋的速度在这一道关的时候就降下来了。

拒马后面,是一条半米深十米长的陷马坑,这个是还没有完工的,按照标准的话,陷马坑至少要有一米以上的深度,然后在内部安插一些削尖了的木棍。

由于这个没有完工,所以就增加了一些其他的防御手段。

就是在面前的所有阵地上,全部挖一些小坑。

面积是马蹄的两倍,深约手掌直立的深度。

别小看了这种坑,高速疾驰的战马,一旦一只脚踩进去了,轻一些的是人仰马翻,严重一些的,马腿直接就断了。

连马都这么惨了,骑在他身上的骑兵会好到哪去?

陷马坑往后,又是一排排的拒马,再然后才是步兵战阵。

总而言之,第一排的步兵,战斗位置距离第一道拒马最远的距离,大约在五十步开外。

但是在这里,对面的骑兵却要面临三条防线才能跟汉军守军碰上面。

当然,这还不算完。

渔阳因为数百年来经常遭到胡人的南下,所以护城河也是有的,而且宽度也不窄,足有十步宽,两米深。

所以说,如果时间足够的话,那么一整套设施就是拒马,陷马坑,拒马,陷马坑,拒马,护城河。

经过这一套下来,骑兵还能舒舒服服的来到城墙下就算是撞了大运的。

至于说速度,根本就没有速度可言了。

填埋陷马坑,不是不可行,而是根据这个设计,下面所有防御都在城墙上守军的攻击范围之内,想填埋,你得拿人命来填。

实在不行,就派一队士兵出城去阻止,反正你的骑兵速度又快不起来,我城墙上还有弓兵掩护。

打一开始王离就决定了要派兵到城外去作战的,所以第一道拒马和陷马坑的位置就特别远,早已超出了城墙守军的支援范围。

夜幕降临,城外的防御差不多也都完成了。

几乎就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布置。

原本用于四面的拒马,全部被搬到了北门,几乎就是一排挨着一排。

撞开了第一排,第二排也会阻拦住。

而按照这个阵型,等到匈奴骑兵冲过来的时候,基本上就没什么速度可言了。

斥候不断来回奔波,将前面的消息逐一的传递回来。

而匈奴人也正按照王离的安排,被一队又一队的斥候吸引了过来。

最终,匈奴人在十五里外过夜。

这一夜,很多人都失眠了,有激动的,有紧张的,有害怕的。

寻常又普通的一夜,对于汉军来说,却特别的难熬。

匈奴人是什么样子的?

他们又有多可怕?

先前只是听说过,却从未见识过。

皇帝说他们很可怕,韩信却用事实告诉他们,匈奴人不堪一击。

两个完全不同的观点在他们心中不断的碰撞着,纠结着。

终于,艰难的一夜度过了。

天刚刚亮,各营便吃上了热腾腾的肉糜,配着一些蒸饼。

作为上过战场,又被征募来的新兵,对于打仗他们并不陌生。

大多数人只吃了六七成饱就停了下来,然后将没有吃完的蒸饼放在身上备用。

吃得太饱不利于行动,身上放点干粮,饿了随时啃两口补充一下体力。

这是老兵们都知道的事情。

‘轰隆隆……’

远处渐渐的传来了阵阵马蹄声,地面在微微的颤抖着。

尘烟不断升起,犹如蝗虫一般扑面而来。

单单只是那阵势,就足以吓破新兵的胆子。

即便是老兵,此刻在听到这种动静以后,心中也有些发怵。

城墙上,王离淡定的站在那里,望着远方刚刚出现的匈奴人影子。

“列阵!”

一道命令传下,身后的战鼓发出了剧烈的响声。

城下军队迅速列阵,他们的兵器不如韩信灌婴所带领的汉军,现在他们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这些防御措施,和阵型。

‘轰隆隆……轰隆隆……’

马蹄的声响越来越大,隐隐的还能听到战马的嘶吼声。

大地震动的频率也是越来越高。

城墙上的王离猛的皱起了眉头,这匈奴人脑子有泡?

“弓弩准备,樊将军,做好出城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