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间流逝。

一些原本距仙晶圣池出世地颇为遥远的修仙者,开始纷纷赶来,汇聚到了庞大灵海周围的一处处。

而众多讯息也在众多修仙者之间传递。

“已经有人大致测算,灵海直径约莫九万里,高度达上千里,处于我们飞行高度的极限之上,不用考虑从顶部飞过去顶部去。”

“如此庞大的灵海,在川波域上百次开启中,也能够排名第七了。”

“灵海越庞大,有资格得到仙晶圣水洗礼的人,也就越多!”

“这是好事。”

随着时间流逝,一道道消息传递开,令聚集来的众多修仙者又欣喜又担忧。

欣喜的是,这次能够进入仙晶圣池的修仙者,按过往经验推测,至少能有六十人甚至更多!

但另一方面。

出世时间持续越长,一些相隔遥远的强大修仙者也就有足够时间赶赴过来了。

萌系可爱的90后无与伦比的美丽

“二十三位巅峰强者,已经现身了近十多位,余下的恐怕也都隐藏着气息和行踪,等待着的。”

“一百多位顶尖强者,同样来了大半。”

“一旦开启,竞争肯定会非常惨烈。”

“就在刚才,刀魔!刀魔和玉庆真人爆发了大战,五大巅峰强者中的两位,直接爆发了大战。”伴随汇聚于四处的修仙者越来越多。

这一则爆炸性的消息,瞬间传播开。

一时间。

几乎所有等候的修仙者,都谈论起了刚刚爆发的惊天一战,无论是神秘的刀魔,还是万书楼队伍第一强者玉庆真人,都是站在川波域最巅峰的存在。

一片连绵的山脉中。

云洪、罗宇、东叶以及十余位北渊仙国队伍的修仙者,汇聚到了一个山头上面,等待着。

“这刀魔,真是疯狂。”东叶真人声音低沉,感慨道:“听说,万书楼二十余位修仙者汇聚一处,那刀魔一个人就敢去挑衅。”

“是很厉害。”

“这一战,他斩杀了三位万书楼成员,而玉庆真人在其他同伴辅助下,硬是没怎么伤到刀魔,任其飘然离去。”齐岳真人也连道:“看他的战斗影像,那刀法诡异的可怕,真要生死战,我感觉这刀魔有可能力压其他巅峰强者。”

旁边的众多修仙者纷纷点头,深以为然。

他们都见到了这一战的战斗影像,只刀魔的刀光恐怖到极点,万书楼一群修仙者毫无坏手之力!

“这倒不一定。”

云洪轻声道:“刀魔的刀法够可怕,但那玉庆真人同样不弱,只是不及对方灵活变通。”

“这一战,看似是万书楼二十多位打刀魔一个,可实际上,万书楼除了最厉害的几位,余下的尽皆只是累赘。”云洪摇头道。

众人相互对视,愕然。

一群能爆发归宙境门槛、归宙境初期的修仙者,竟然都会是累赘?

怎么可能!

不过,在场众多心中虽有所怀疑,但也不敢提出质疑,毕竟说出这话的本身也是位巅峰强者,且境界明显高的可怕。

云洪淡淡一笑,并未多解释。

他也见过战斗影像,那刀魔的身法虽被刀法掩盖,但以他的眼力能够看出,这位神秘的刀魔,身法之强即使和自己相比,恐怕和相差无几。

正当众人议论时。

忽然。

嗖!嗖!

数百里外的两道身影冲天飞去,向他们这边‘慢悠悠’的飞了过来,目标似乎非常明确。

“武歧真人、鹏云真人?”云洪瞥了眼,轻声自语:“他们两个飞过来准备干什么?”

“嗯,不对。”

云洪脸色微变,目光一凝,直接落在了武歧真人和鹏云真人身后的远处。

只见,两人身后,一黑一紫两道流光正以惊人的速度飞过来,迅速和他们汇聚到了一起。

四人,迅速飞向了云洪他们所在的山峰。

“天杀殿的人过来了。”

“是月流真人,他们落后了一个身位……”

“不对,为首的是沧武真人!”

“是他。”

原本围绕着云洪,心中非常安心的十余位的北渊仙国修仙者们,个个脸色大变露出了畏惧之色。

连东叶真人、罗宇真人、齐岳真人这几位万物真人都满是凝重。

四面八方散落的多支队伍共计数十位修仙者,一时间也都将目光落在飞向北渊队伍所在地的黑袍青年身上。

他,一身黑袍,个头不高,短发,面容也非常普通,没有任何引人注目的地方。

但是。

同样位列巅峰的月流真人,却非常老实的落后一个身位,就仿佛一个小跟班一样跟随着黑袍青年。

没有流露出一丝不满,仿佛理所当然。

黑袍青年,就是天杀殿队伍中的首领,也是川波域公认的五大巅峰强者之一——沧武真人!

呼。

沧武真人带着月流真人等三人,在距离北渊仙国百里外的虚空中停了下来,他的目光扫过,落在了远处山峰的云洪身上。

一时间。

整个天地都安静下来,方圆数百里内,众多修仙者尽皆屏住了呼吸。

这并非是沧武真人的气息强大能够压制方圆数百里,而是他数年来通过一场场杀戮铸就的威名,令这一带所有修仙者心生惧意。

“沧武真人。”一道温和声音响起,打破了宁静。

嗖!

只见一道青袍身影飞出,脸庞上带着微笑,直面沧武真人,没有显露出一丝惧怕和惊慌。

赫然是云洪。

在场众多修仙者,也唯有他有足够实力和沧武真人平等相对,这一幕,也令北渊仙国队伍中的修仙者心中稍安。

这一刻,所有的目光也都同时落在了云洪和沧武真人身上。

“沧武真人来此,应该不是游山玩水吧。”云洪笑道。

“我来,是找你。”黑袍青年露出一丝略显憨厚的笑容,但若谁将这一丝憨厚当真,认为其傻乎乎的,那才真是愚蠢。

“找我?”

云洪眼眸中掠过一丝精光,脸庞却堆满笑容笑意:“我虽和月流真人厮杀过,也和天杀殿好几位修仙者交过手,但自问没有斩杀过任何天杀殿成员,我们之间并未结下什么大仇怨。”

“不知沧武真人专门来此,找我有何事?”

进入川波域以来,云洪虽斩杀了不少修仙者,但还没有任何一位是来自三大超级势力的,最多只是交手争斗罢了。

“没有结下大仇怨就不能找你吗?”黑袍青年笑道:“云洪道友,若我是想和你厮杀一场,印证自身呢?”

此话一出。

空气中的温度仿佛都低了许多。

北渊仙国一方的十余位修仙者脸色尽皆一变,这句话他们都太熟悉不过,因为,云洪之前强行和众多修仙者厮杀,都是和黑袍青年相似的说辞。

单单这一句话,就可以当做挑衅。

“沧武真人。”云洪面不改色,微笑道:“若是其他时间,我也乐意和你切磋一番印证自身,可如今仙晶圣池开启在即,你确定要和我交手一战?可别最后凭空给他人做了嫁衣。”

云洪的话,是一种警告。

方圆数百里,安静无比。

所有人都默默等待着沧武真人的回应,若他真选择一战,那云洪若想护北渊仙国修仙者的周,恐怕只有选择一战!

“云洪真人说笑了。”沧武真人却忽然笑道:“我来见你,只是有一事想和云洪道友说道说道,还请道友上前些。”

“行。”云洪也不惧,身形一动便飞出数十里,距沧武真人、月流真人仅剩下六十余里。

这个距离,对他们这一层次来说非常近了。

“云洪道友。”沧武真人的声音在云洪脑海中响起,是神念传音,不为第三人所察觉到。

“请说。”云洪同样传音回应。

“道友天才绝世,名声传播在外,我天杀殿仙人听闻,亲自向我传讯,邀请道友加入我天杀殿。”沧武真人的声音温和,回荡在云洪脑海中。

就仿佛是两位好友聊天。

“邀请我加入?”云洪瞳孔微微一缩,他没想到,三大超级中,星宫还没来邀请自己,天杀殿的邀请竟然就来了。

火溯真人所言不虚!

“我明白道友心中担忧。”

沧武真人笑着传音:“道友只要立下天道誓言答应加入我天杀殿,不必公开,等你回宗门,带上家长亲友之后,再通知我天杀殿即可,到时我天杀殿自会安排人带你前往我们掌控的‘中千世界’。”

“你的家人亲友,都可安排进行培养。”

“仙人更告诉我,只要你加入,便有仙人降临亲自来收徒,且直接晋升为‘宙阶成员’!”沧武真人传音道:“我天杀殿宙阶天才,论地位和资源,完能够媲美星宫的‘地阶成员’”

“以你的天赋,将来一旦跨入世界境,即有希望成为我天杀殿‘宇阶成员’”

“媲美星宫地阶成员?”云洪瞳孔微缩,心中都狠狠一抽搐!

真狠。

天杀殿的邀请诚意不可谓不高!

须知,云洪也是星宫外围成员,对星宫一些规则也大致知晓,再是妖孽无匹的天才人物,初入万星域,顶天也就晋升为‘黄阶成员’。

至于地阶?天阶?都需要再后续一次次竞争厮杀中去拼,能者上,弱者下!

而天杀殿,却承诺让自己直接成为宙阶成员。

星宫核心成员六大阶位,分为天地玄黄日月;天杀殿核心成员六大阶位,则是宇宙洪荒星辰!

单从这一点,就可知两大超级势力简直是针锋相对,那一方面都要比一比、斗一斗!

“只可惜。”云洪心中暗道。

天杀殿提出的条件非常有诚意,但却无法打动云洪,不单单是因为北渊仙人传令来的‘入天杀殿杀无赦’,还因为其他诸多方面。

说到底,如今大千界的主宰者是星宫,天杀殿只是隐藏于暗处。

且云洪并不太喜欢天杀殿的理念风格。

不过,最重要的一点。

在接受葬龙界最终考验之前,云洪还不想加入任何一方超级势力被束缚住。

在云洪心中,即使所谓的超级势力天阶成员宇阶成员,都不如龙君传人身份来的靠谱!

天阶?宇阶?一定能渡劫成功吗?

但云洪相信,龙君作为一位可怕的真龙族大能,布下大局要选出一位传人,定蕴含着大秘密。

这秘密,值得云洪去冒险赌一把!

最多,接受考验失败,云洪再去加入几大超级势力核心层。

“沧武道友。”云洪微微摇头,传音道:“天杀殿的条件很好,但很抱歉,我暂时不想加入任何一方超级势力。”

拒绝了!

“哦?”沧武真人的笑容凝固,慢慢变得平静。

“云洪道友。”

沧武真人轻声道:“我奉仙人之命怀着诚意而来,希望道友能够加入……若道友拒绝,会让我很难交差,就不能再好好考虑一番吗?”

“抱歉。”云洪声音中充满歉意。

但从头到尾,云洪的回答都不带丝毫的犹豫,显然心中已打定主意。

“云洪道友,我好生来邀请,但你一番虚与委蛇的考虑都不打算做?难道是瞧不起我天杀殿?”沧武真人眼眸中流露出一丝冰冷:“可知,泥人也有三分火气!”

“加入哪一方势力,是我的自由。”云洪平静无比:“道友若想对我出手,不必找过多借口。”

云洪何等聪慧,从沧武真人的神情变化,就隐隐猜出了对方的谋划打算。

一旦事不成,恐怕就会把自己当威胁铲除。

但云洪何等性情,岂会畏惧?

而且,沧武真人的这番姿态,反倒令云洪觉得自己的决定没有错,天杀殿的准则并不适合自己。

“也对。”

“云洪道友身法成就惊人,自信能够在我面前逃走。”沧武真人声音趋冷,指向远处:“但你的两位同门呢?那些仙国同伴呢?也能逃走吗?”

“道友可以试试。”云洪眼神微眯,冰冷道。

两人皆知对方心意,不再传音。

遥遥对峙着。

沧武真人脸色阴沉,气息隐隐攀升,似随时随地都有爆发的可能,旁边的月流真人气息也开始调整。

云洪仍是风轻云淡,同时面对两大巅峰强者似乎都不在乎。

而不远处。

北渊仙国队伍的众多修仙者,虽不清楚云洪和沧武真人交流内容,但也隐隐察觉到气氛的不对,一个个脸色剧变。

他们对云洪的实力再自信,也不认为他能够同时匹敌两大巅峰强者。

更何况,其中一位还是沧武真人,五大最巅峰强者之一!

正当气氛愈发凝重,大战一触即发之际。

忽然。

“轰隆隆~”天崩地裂的炸响自灵海深处传来。

“仙晶圣池,开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