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娘点点头:“是啊,可惜她就是要在一颗不可能的树上吊死。你也别太在意,如月也就是想看看你,并不会因为你和渊阁主的关系,对你做什么。

她是个聪明又洒脱的女人,她甚至说过‘喜欢一个人,是我自己的事儿,又不需要他的回应。他喜欢谁,那又是他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若他真的回应,就没了那种感觉,我还不一定会继续喜欢他呢。’

怎么样?是不是很潇洒?”

“听上去不错。”秦朝云有点迷糊:“爱情这种事,确实太难了。

如梅姐,你说,如果,会不会有人不懂香丝红豆茶的含义?”

“我的小傻瓜啊,你可笑死我了。也就你这小脑瓜子不开窍,别人可比你懂得多多了。

如果不懂,又怎么会知道这个茶名?如果知道这个茶名,自然是会懂。你那位心上人都活了千年,能不知道香丝煮红豆?

不知多少姑娘,煮了相思红豆,想让他饮下,都被拒绝了呢。你等一下啊。”

媚娘说罢,为了给秦朝云佐证,又唤了如月过来。

“如月,你的香丝煮红豆可还在?”媚娘是直爽的性子,直接就问了。

如月虽没有媚娘那样的没正形,却也是落落大方地承认:

“早就没了。”

夏莫miki的甜美风华

“喝了?”

“自是没有。”提起自己的事情,如月倒是一点都不扭捏:“一百三十年前,他第一次来我这喝茶,我就为他煮了相思红豆,我怕他拒绝,都没告诉他茶名。

谁知他就是个没有心的人,看了一眼,闻了一下,还品评了一番,说什么:

‘茶是好茶,心是真心。可惜,我只想饮一杯清露。’”

“然后呢?然后呢?”媚娘是真八卦。

“他要清露,我自然是给他换了一杯清露。不就是一杯茶,倒了即可。日子久了,我都快忘了这件事。”如月倒是真的潇洒。

秦朝云想到即墨渊饮茶时说得那些话,好像有些明白了,他让她做阁主夫人,莫不是来真的?

演妖姬她倒是挺擅长的,可要是突然来真的。还真有点不知所措了。

好在媚娘很快跟她说起正事——宋圆要嫁人了,婚礼就在半个月后,也算是相识一场,请柬都送来了。

虚拟云曦是极好用的,最大程度方便了各种信息往来。比如发请柬,就可以在虚拟云曦系统里直接发,或者通过虚拟云曦系统的光速运输,传到学院,再由学院相关人员转交,也是极快。

秦朝云连忙点开她虚拟云曦的信箱,果然也收到了这么一份重要的请柬。

请柬是宋圆发的,但男方姓名却不是吕方,而是欧阳清愁。

“欧阳清愁?”秦朝云也想不明白,怎么不是吕方了?

媚娘一看秦朝云的样子,就知道她想什么,气鼓鼓地开口:

“别跟我提吕方,这个混账玩意,以前还经常来我们花月坊里听曲,没想到是这么个自私自利的玩意儿。”

“是因为上次的事?”

“是啊,上次吕方那个混账玩意儿不是放了半兽人过来,海老怎么可能放过他?就亲自去了炼器宗问话。

宋圆这个傻姑娘,为了保下吕方,就把所有的罪责都揽到了自己身上,然后自杀了。”

“她应该是想假死,来替吕方开脱,真是太傻了。”秦朝云立刻就想到,自己送给宋圆的丹药,她的本意,是让宋圆去测试吕方,没想到她太傻了,还是用在了自己身上。

“可不是吗。宋圆好歹也是炼器宗核心弟子,既然已经自杀伏法,就连海老,也不好多说什么,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本来宋圆的计划也是极好,服用假死之药,揽下罪名,等药效过了再苏醒,只要改头换面,不再出现在通天阁和炼器宗诸人的眼皮子底下,就可以逃过一劫。据说她跟吕方还商量好了,事后要一起去苏古山生活。

奈何人心是最难推算的东西,吕方做贼心虚,怕宋圆被人发现后,这件事终究是会露出破绽,就趁着夜深人静,准备一不做二不休,将假死的宋圆,彻底弄死。

谁曾想炼器宗的欧阳清愁,一直暗恋着宋圆,默默地守着宋圆的尸身,吕方动手的时候,被他抓了个正着。

偏偏宋圆也差不多醒了,听到两人的对话,尤其是吕方绝情又自私的话语,更是让她入梦初醒。”

“还有更精彩的呢,宋圆当年之所以会答应吕方的追求,就起源于她那把方圆刀。可也正是那晚,她在假死状态,听到了欧阳清愁和吕方的对话,才知道那把刀,原来是欧阳清愁所打造,拖了吕方转赠给她。

那时候,他们三人分数同门,关系也是最要好的,只是欧阳清愁性子寡淡,不爱说话,宋圆本来中意的人也是欧阳清愁,因为一直得不到回应,而吕方送她的那把方圆刀又让她感觉到了诚意,才会答应跟吕方在一起。

他们炼器宗的人,好像是比较古怪的,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了解,据说只通过炼器就能看出来。

吕方虽然也喜欢宋圆,但用情没有欧阳清愁那个傻小子深,也同时送了一把宝剑给宋圆,说是让她选,结果她就选了刀。

之后俩人双宿双飞,只等再过几年时间成熟,就会办下婚宴,结为伴侣。只留欧阳清愁一人独愁。

据说宋圆始终不急着走那最后一步,似乎也跟欧阳清愁有关系。

反正三个人的爱情,太复杂了。

经过一场生死考验,宋圆这傻丫头总算大彻大悟,假死也不死了,直接跑去揭发了吕方。

吕方被海老带走,倒是成了欧阳清愁。”

“早就觉得吕方性情古怪又自私,根本配不上宋圆。”秦朝云点点头:

“吕方那个蠢货怕是不知道,我的假死丹药跟圣丹宗的不同,服用了之后,还能否保持几分意识,无法开口却能听到。活该他倒霉,否则让宋圆为了他一辈子活在阴影里,也太难过了。

宋圆怎么那么傻,谁对她是真心,就分不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