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了丰年厂区,邱永肃都还能听到大会堂那边吵闹的声音。

“邱书记,你真准备给那小家伙兜底?”

上了车,邵通忍不住问了起来。

“老邵,你认为县府能不能给丰年兜底啊?”邱永肃的面容有一抹凝重,低声的反问:“丰年值不值得?”

“以今天所见!”

邵通想了想,说道:“丰年的确发展的不错,有前途,短短时间之内,能让一个小型榨油厂起死回生,走到这一步,不得不说宋家兄弟的本事。”

“是宋山的本事!”

邱永肃说道:“宋江就是一个执行者,在这个年纪,他算是有点稳重,但是也就这样,榨油厂能走到这一步,完是宋山的能力,我敢肯定这一点!”

“不管怎么说,两兄弟很齐心!”

邵通继续说道:“这一次经销商大会估计他们能完美的拿下不少经销商,这会给丰年带来很大的利益,但是不可否认,丰年的产量始终是一个问题,所以宋山急迫的想要跨出那一步,也是情有可原,就是这步子跨的太大了,要是一千万,倒是可以兜底一下,但是三千万,还是风险太大了,要是丰年撑不住,我们县府麻烦大了!”

“如果要是丰年撑住了呢?”

邱永肃目光栩栩。

牛仔裤美女眼神迷离清纯唯美写真

“要是丰年撑住了……”邵通想了想,道:“以宋山那小家伙的胃口,我们玉都县年底恐怕我们就要出一个破亿产值的公司了!”

玉都只有一个国营产业是破亿了。

玉都矿业。

但是这是国营单位,挂着玉都名字,和玉都县府关系不大。

“要是丰年能走到这一步,恐怕不仅仅是市里面,省里面都会惊动吧!”邱永肃平静的神色带着一抹压抑之中兴奋,他是高材生,但是偏偏在搞经济方面是短板,要是以前还勉强撑得住,但是现在听说中央正在推进西部大开发的计划,西部的经济就和官员的前途挂钩了。

他想要上副厅,挂市委,不懂得经济是他的硬伤。

“邱书记,我十月份就调到市里面去了,这事情我能帮的也帮不多!”邵通想了想,说道:“你要是真有胆子拼这一把,我倒是可以为你联系一下工行省行的人!”

这事情怎么轮不到他背锅,要是能在退下来之前,给邱永肃卖一个人情,也算是好事情。

“我考虑考虑!”

邱永肃压着冲动的心。

半响之后,他又问:“宋山这小伙子,你怎么看?”

“要是不知道了话,我肯定认为他是官场的老油条!”邵通笑着说道:“就凭这小子能三言两语把你说的犹豫不绝,这份本事就不小了!”

“是啊!”

邱永肃的嘴角一裂,也笑了出来,有些自嘲的说道:“还真没想到栽在了这小子手上,我本来只是来看看的,倒是被他将了一军,现在不上不下的,有点难受,要是放过这次机会,玉都这个穷县,也不知道多少年才能出一个丰年,可要是赌上了,这可是赌上未来的!”

“这是一场赌局!”

他的眼神渐渐的坚定起来了:“按道理不应该赌,可有些机会很难得,错过了,太可惜了……”

…………………………………………………………………………………………

………………

厂区,办公室。

华灯初上。

宋山和耿老头在喝茶,别看耿老头一个退伍军人出身,泡茶方面还是有些手艺的。

“你认为邱永肃这么精明的人,他会为你兜底?”

耿老头斜睨了一眼宋山,不解的问。

“他想上进!”

宋山抿了一口茶,道:“这西湖龙井是今年的初茶,老厂长手眼通天啊,这样的茶叶都弄得到,给我来几斤!”

他也喜欢喝茶,坐办公室的时候,养成的习惯。

“呸!”

耿老头子怒了他一口,道:“这今年才上市西湖龙井新茶在西北比金子还贵,老头子好不容易才让儿子孝敬两斤,你倒是一张嘴来几斤!”

鄙视了他之后,才继续说道:“就算那他想上进,他也没有必要把希望放在丰年啊!”

“邱永肃在市里面有很强硬的背景,所以他在县里面很强势,这几年邵县长恐怕是喘不过气吧!”宋山笑着说道:“可现在是什么时代,是经济为王的时代,改革开放二十年,现在沿海地区都在奔小康,西部就落后了,十五大召开在即,上面不是吹风,要准备西部大开发的战略部署吗,他如果这时候不能有表现,上面的关系再强硬,他也只能止步!”

“你倒是摸得很透这些东西啊,完捏着了邱永肃的七寸,难怪这么有信心!”

耿老厂长说道:“这上面的风向,东吹一下,西吹一下,我们这些人都摸不透,你倒是说得准,不知道的话,我肯定以为你是燕京的那个大院出来的世家子!”

“有些事情,你只要有心去揣摩,就揣摩出来了!”宋山耸耸肩:“报纸报刊,天天在吹风,要是不能领略一二,还怎么做生意啊!”

…………………………………………………………………………………………

………………………………

八月二十四日。

厂区,宋山又一次召开了丰年战略部署的会议。

“早上,县里面的邱书记已经点头,愿意为我们兜底,并且会为我们联系工行省行,贷款三千万的计划,正是开始!”宋山看着钟阿姨,还有丰年财务经理秦杰,和老总宋江,道:“宋总,这事情得你们亲自出面去谈,有县府兜底,加上我们现在了名声和销售额,加上这么多销售商的合同,谈下来应该不是一个问题!”

邱永肃会同意,在他的意料之中。

但是让他想不到了,邱永肃仅仅只是用了一个晚上就同意了,这倒是意料之外,他小瞧了邱永肃的魄力了,难怪他后来你能成为副省巨头。

“三千万?”

会议桌上的人都惊骇了一番。

把整个厂子卖的,都不可能有三千万啊。

“弟,这步子是不是跨的太大了!”宋江小声的问,现在厂里面也就是几百万的生意,一口气跨越三千万的贷款,这让他有些接受不了。

“昨天我们签下了一个十七个经销商!”

他沉声的说道:“收上来的保证金也有八十万,按道理,我们的资金不应该很欠缺!”

“我们直销回款也统计出来完入账了!”

销售部经理谭庆也开口说道:“七天直销结束,我们最少收回来一百万款项!”

“现在丰年,并非很缺钱啊!”

钟阿姨这时候也有些不解都看着宋山,道:“小宋总,这么大的贷款,每个月利息都是天文数字,我们丰年现在连盈利的都保证不了,如何撑得住!”

“诸位,你们的眼光要放远一点!”

宋山笑眯眯的道。

“放远一点?”

众人糊涂。

赵永年突然开口说道:“小宋总已经圈定了雍市的两个炼油厂,并且下了任务,我已经下午就回启程去市里面和他们谈判,在半个月之内,完成并购计划,另外我们将会启动二期的厂房计划,将会在厂房后面的空地,修建一个大型炼油厂房,投资将会在一千三百万之内,而且将会在未来三个月之内,在玉都招收三千工人!”

“你们疯了吧!”

宋江不是刚刚当老总了,见识他还是有点了,以如今丰年的能力,这随便出来一项计划,都能把丰年耗死,这同时上去,就算有三千万贷款,都会被压垮的。

“丰年想要成功,就要有蛇吞象的决心!”

宋山在会议上强调了这一点,也告诫了所有人,道:“这是一个大时代,机会有,但是不会经常有,不能把握好,你就会落后,丰年必须前进,不能后退,我们的目标是走出雍市,走出秦川,走出整个西北,走向天下,不是死死地守在玉都!”

说着,他还直接了断了一言堂了:“这事情就这么决定了,你们明天就去谈,必须尽快落实三千万的贷款!”

“弟!”

宋江还想说什么,但是嘴笨,也不知道那什么来说服宋山。

“哥,相信我,走出这一步,丰年才算是成功!”

“哎!”

宋江深刻了想了想,好像没有他弟弟不能做的事情,以前他不懂,所以什么都听弟弟的,现在他有些懂了,可他还是相信弟弟的,所以他不在开口了,但是显得有些郁闷。

倒不是郁闷宋山架空了他的权力,是他感觉,自己有些笨,好像什么都要让弟弟拿主意,要让弟弟赶着上架。

宋山不等他们继续反对,就率先开口,强调起来了:“你们在座的都是丰年的决策层,大多都是丰年的股东,丰年的利益与你们挂钩,丰年越好,你们越好,所以接下来,你们要给我用尽力去实现一个目标,扩张,厂房,产量,销售,广告,所有的方面齐头并进,不惜砸钱,必须要扩张出去,三个月之内,我要拿下秦川市场,年底之前,我要丰年在西北遍地开花!”